<optgroup id="cm8se"><code id="cm8se"></code></optgroup><dd id="cm8se"></dd>
  • <nav id="cm8se"><code id="cm8se"></code></nav>
    <dd id="cm8se"><optgroup id="cm8se"></optgroup></dd>

    讓世界了解老區 讓老區走向世界

    search

    宣恩縣:老人講述老故事,老黨員維護老房子

    2021/08/23

      湖北省宣恩縣椿木營鄉白巖溪村2組張家坪的一處農家院落,幽靜而略顯神秘。古樸的木質房屋大門木柱旁懸掛的“恩(施)宣(恩)鶴(峰)邊防司令部舊址”牌匾,顯示著這座院落的非同尋常。

      恩(施)宣(恩)鶴(峰)邊防司令部舊址

      司令部舊址是5柱4棋的三間木質房子,房主是張維太、張維仁、張維安三兄弟的。由于當地政府對該處革命遺址實行了掛牌保護并進行了適當修善,原房主都已搬出了這棟老房子。2021年初秋時節,幾位老人正在新住宅講述那棟老房子的故事,還津津有味。85歲的熊澤林老人說;“父輩講述當時的情景,我至今記的清清楚楚,九十多年了,就是在老房子里,由中共鶴峰中心縣委特派員楊英、龍在前分赴椿木營白巖溪組織建立邊防司令部。邊防司令部成立后,多次配合賀龍元帥的主力紅軍作戰,打敗邊界地區的反動團防武裝勢力,并建立了兩個區蘇維埃和二十多個鄉蘇維埃政權,為鞏固湘鄂西革命根據地創造了良好條件。

      那是1930年5月間,中共鶴峰中心縣委特派員楊英在白巖溪張家坪主持召開干部會議,宣布成立恩(施)宣(恩)鶴(峰)三縣邊防司令部。會上宣布楊清軒(椿木營頭棚人)任邊防司令員、王殿安任副司令員、杜恩波任參謀長。那棟老房子就成了司令部。司令部轄設三個團,吳卓然任第一團團長,駐守恩施的茅坪、三岔、桃子溪一帶;覃海清任第二團團長,領導椿木營白巖溪農民協會及六個農協大隊的地方武裝,駐守椿木營白巖溪、粟谷灣等地;田秀武任第三團團長,領導鶴峰中營坪農民協會的地方武裝,駐守鶴峰中營坪、巖屋沖一帶。“邊防司令部成立后,為粉碎敵人的進攻,鞏固革命政權,發展新的蘇區,配合紅軍賀炳南部,多次打敗地方反動民團武裝。1930年6月,楊清軒司令員與覃海清團長率領1000多名戰士攻打粟谷灣反動民團頭子馮玉池,馮聞訊倉惶出逃。緊接著,邊防司令部配合紅七師、紅九師攻打長潭河反動團防唐協成,大獲全勝,并擊斃了反動團防頭目唐協成。戰斗結束后,游擊隊又在長潭河打土豪分浮財,狠狠打擊了地方反動勢力的囂張氣焰。7月10日,邊防司令部利用反動團防馮玉池和朱和階的矛盾,楊清軒司令員率領1000多名戰士攻打反動團防馮玉池,在恩施甘坪與馮部激戰,馮匪大敗,逃竄恩施。邊防司令部連戰皆捷,軍威大震,根據地的人民群眾十分振奮。”

      1930年8月,宣恩縣的偽縣長李培南率保安團300余人,趁紅軍主力離開椿木營的時侯,聯合恩施、宣恩、鶴峰反動團防傅維峰,馮玉池、覃福齋、陸明清等部近1000多人,進犯椿木營白巖溪農民協會和邊防司令部。白巖溪游擊隊奮起反擊,由于兵力不足,敵強我弱,抵擋不住,被迫撤到鶴峰麻水等地等待紅軍主力部隊增援。8月下旬,紅軍主力部隊賀炳南部從鶴峰走馬揮師恩施、宣恩、鶴峰邊界,同時增調區鄉游擊隊戰士2000余人,會同邊防司令部在椿木營白巖溪、玉皇廟、粟谷灣、甘坪等地與保安團和反動團防進行激戰,敵軍慘敗,偽縣長李培南見勢不妙,倉惶逃竄”

      68歲的白巖溪村黨支部書記趙金山接過話岔:“那棟老房子是我們這里的風水寶地,1988年,被宣恩縣政府列為全縣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008年,宣恩縣委、縣政府投入資金2萬元,我們組織村里老黨員將房屋進行修繕,政府還豎立了紀念碑,我2003年9月從椿木營鄉政府退休后,當年10月擔任白巖溪村黨支部書記,在任職期間,每年組織黨員志愿者清掃“司令部舊址”的周圍衛生、達到常態化保潔,學習老一輩革命家的英雄故事,讓我們全村上下充盈著濃厚的紅色文化氛圍。革命前輩的光榮傳統凝聚了全村村民的心,通過努力拼搏,我們于2018年摘掉了貧困帽子。2020年,白巖溪村各項工作取得長足進步,全村GDP突破2000多萬元,人均純收入突破10000元。紅軍故事和老區革命精神,永遠激勵老區的人民艱苦奮斗,努力拼搏,鞏固脫貧攻堅成果,加快鄉村振興步伐,實現我們的夢想”。

     ?。ㄐ骺h老促會 賀振培)

    相關文章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