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m8se"><code id="cm8se"></code></optgroup><dd id="cm8se"></dd>
  • <nav id="cm8se"><code id="cm8se"></code></nav>
    <dd id="cm8se"><optgroup id="cm8se"></optgroup></dd>

    讓世界了解老區 讓老區走向世界

    search

    他最早將劉少奇《黨員修養》報告整理刊發

    2021/03/12

      郭曉棠(1910-1969),紫陵鎮(原西北鄉)西紫陵村人,劉少奇《黨員修養》報告整理成稿首發人,卓越的馬克思主義學者和杰出的革命宣傳教育家,河南省委早期領導人之一。

      他從小聰明好學,功底扎實,出類拔萃。12歲能寫通順流暢的“策議文”,幾乎一字不改。13歲,師從本村郭振邦老師,開始接觸新學,萌發“國家、社會、獨立、自由、平等、博愛”等理念。就讀鄉最高學府“廣益學堂”,學業成績均名列第一,立下求“學問”的宏愿。14歲考入懷川最高學府沁陽省立第十三中學,但仍不滿足求上進的心。向家里提出到開封求學遭拒絕,后在母親的同情和暗自幫助下,堅決地離開了家庭,向新的更廣大的世界去追求自己的未來和光明。經過數日的奔波達到省會開封,先后考上了省立一中、省立一師和中州大學附中(留學歐美預備學校前身),最后,決定就讀中大附中。入學初期反復研讀了老子《道德經》。期間,經歷了資產階級右翼文化運動由激進到退縮的過程,代之以所謂國學的探究。他本人則寫了一篇“何文定公的生平及其思想”的文章,引起同鄉們的注意和稱贊。同時,也讀了《中國哲學史大綱》(胡適)、《中國倫理學史》(蔡元培)、《先秦政治思想史》(梁啟超)等著作。更為重要的是受到五四新文化運動中左翼力量傳播馬列、開辟中國新方向、新道路的影響,由五四的“文學革命”到五卅的“革命文學”的轉變。尤其受郭沫若先生“革命的浪漫主義”文學的影響更突出。第一次有意義的政治活動是參加開封舉辦的孫中山追悼大會,并發展成偉大的群眾示威游行,高呼著“反對帝國主義”“反對封建軍閥”的口號。后來參加了革命青年組織的“開封青年協社”,經常聽取該社馬林、肖楚女等的演講,堅持閱讀傳播革命思想的《中國青年》《新社會觀》和《共產主義ABC》等書刊。1927年初,由于軍閥混戰,學校停課,輟學返鄉,發動和組織進步青年成立“諤聲社”,聯合西南部的“三五學社”,喊出“反對封建勢力”“打倒土豪劣紳”的口號。北伐軍占領河南之后,經堂兄介紹參加籌建國民黨沁陽縣黨部,并任宣傳部長,成立了農民協會,工會、婦女協會、學生聯合會等群眾團體。曾深受李石曾主辦的“革命周報”影響,認同無政府主義革命。寧漢分裂以后,國民黨下級黨部里產生分歧,他堅持“革命是應當為工農勞苦群眾謀利益的”“工農專政是革命的”。隨退出沁陽黨部,是年秋天,考入由中州大學改組的河南中山大學,又投入到蓬勃開展的學生運動之中,后成為學生會主要負責人之一,經常出席開封市學聯會,代表中大學生會參加各種集會。學術研究與思想研究方面,由于“革命成功”后一切“依然如故”,使他陷入五里霧中找不出正確方向。曾寫了長約兩萬言的“先秦名學問題的研究”,發表在中大的???,作為學期考試論文得了“足分”。在思想研究方面,從極右的思想學說到極左的思想學說,都盡量搜集作比較的觀察和研究,其中包括行動派的三民主義首領鄧演達、宋慶齡所主辦的《革命行動》月刊,尤以無政府主義和馬克思主義的著作居多,如:恩格斯《家族、私有財產及國家的起源》與《費爾巴哈論》等,開始接觸辯證法、唯物論,對馬克思主義的認識客觀地經歷了由錯誤中摸索到“自我批判”再到真正信仰的過程。

      在這期間,協助家鄉國民黨內一部分急進的知識青年與地方土豪劣紳進行了多次斗爭。在辦學校、打神像、改良風俗等方面,采取了激烈的方式,遭到反動勢力報復。

      “九·一八”事變導致他的思想由漸變到突變。全國性的群眾反日救國運動風起云涌、蓬勃發展。消息傳到開封后,同學們,甚至連學校當局和教授們,都義憤填胸,瘋狂似的怒吼起來,由師生代表組成“河南大學反日救國會”,他被選為主席。宣傳抗日,檢查日貨,推動并領導開封各學生反日救國聯合會的成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在抗日問題上的種種錯誤導致國民黨在國人的威信與地位日益降低而趨于破產。所謂“中國不亡于滿清政府,不亡于北洋軍閥,而將亡于國民黨之手”(張默君語)的話,在群眾中、在國民黨內部曾引起很深刻的義憤和激動。

      后經同鄉聯系,在中共河南省委婦女工作負責人楊斯萍的影響下,開始接觸黨的政策,在群眾中擴大紅軍的影響,為紅軍募捐,散發黨的宣傳品,聯合各校進步師生成立“新興教育社”。1932年初,由楊斯萍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并討論建立沁陽黨組織的問題。暑假,奉命回鄉開展工作,剛到縣城即參與組織了城關回民群眾土地請愿活動,并取得成功?;氐洁l下之后,參與了沁陽第一個黨支部的領導工作,組織進步青年開展游擊訓練。之后,中共河南省委遭到破壞,河南陷入白色恐怖,他三次輾轉北平與河南,接觸并研究馬列著作。在豫南當過教員,進行過語文改革的研究,堅持革命的文化教育工作。一方面在工作中尋找組織關系,一方面還盡自己的力量,幫助并領導沁陽、濟源地方黨的工作,與王毅之等成立臨時性的豫晉邊黨委會組織,為保存并再建豫晉邊黨組織而不停的奮斗,為抗戰時期豫晉邊黨組織的發展與游擊戰爭打下了基礎。1936年夏和沈東平等著手恢復河南黨組織的工作,先到鄭州成立鄭屬工作委員會,又相繼在開封、洛陽、偃師建立黨組織,參與領導組建中共豫西工委,后改為豫西特委,他任組織部長,創辦黨的機關雜志《戰旗旬刊》,團結了許多文化教育界的進步人士,影響著成千成萬師生。

      1937年到開封參加“河南中等學校教職員暑期講習會”,在教育界恢復并建立廣泛的社會關系,他被推舉為“講習會同學會”主席。“七七”事變爆發后,積極要求河南國民政府發兵北上抗日。1937年冬到國民革命軍第十五軍“軍政干部訓練班”任教官,教官及工作人員大多系前進分子,生活、工作、教學以及一切作風完全“抗大化”,后被改組,遷至陜西寶雞一帶,隨向特委辭去組織部長之職,繼續在干訓班堅持對學生的革命政治教育,建立總支部,領導五六十名黨員的活動。1938年春,又調回豫西工作復任組織部長之職,后改任宣傳部長。6月初,開封淪陷后,豫西地位更加重要,洛陽成為華北,特別是河南軍事、政治、交通、文化等一切抗戰活動的中心。黨的六中全會之后,劉少奇同志到河南傳達中央決議,并將豫西特委組織改為豫西省委組織,在澠池舉辦黨的干部訓練班,他是主持人。事后,將《中共黨史》《黨員修養》兩個報告整理成稿,首次發表在省委主辦的《前鋒報》上。1939年冬,豫西省委與豫南省委合并為河南省委,他仍任原來職務。

      次年任代理省委書記,在貫徹白區工作方針、培訓游擊干部、做好統戰工作等方面作了大量的工作,使河南的黨組織和黨員干部在國民黨兩次反共高潮中,經受住了考驗,基本上保存了下來,并向華北、鄂中等敵后及延安輸送了一批黨員干部。1941年7月,根據中央指示,河南省委及部分區級以上干部撤退至延安,他向中央匯報了河南的情況,呈交了代省委撰寫的工作報告,并按要求撰寫了《我的自述》材料,經陳云等審閱。在極其復雜矛盾的各種學術思想、社會理論與政治觀點的比較研究中,并結合實際驗證,他發現了科學社會主義的偉大與正確,最終成為堅定信仰。自從1932年春,成為中國無產階級政黨的戰士以后,他的生活完全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成為一個“新人”。一貫地為黨為革命奮斗不懈,從無悲觀失望、消極怠工的情緒發生??茖W社會主義理論深刻地教育著他,給予他革命勝利的無限信心。日常工作中,對自己的私事從無作過安逸的打算,對好講吃穿、求安逸的行為強烈厭惡。1943年7月,在整風審干運動中,受康生等誣陷,河南的同志蒙受不白之冤。他撰寫《上毛主席書》,為河南黨組織申辯,為保護河南廣大黨員干部免受無妄之災作出了重大貢獻。經過1944、1949年的甄別復議,1950年由中央組織部審查,中共中央批準,恢復了他的黨籍。

      抗戰勝利后,到華北聯大任教,從事馬列主義理論教學工作。他博覽群書、精心備課,系統講授《馬列主義基礎》《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等名著,為黨培養了大批優秀干部。先后著述有《論中國革命的歷史道路》《關于學習社會主義經濟建設的理論問題》《中國革命和中國共產黨講義》《毛澤東思想初學入門》等理論著作。

      新中國成立后,他調回河南工作,先是在開封利用原師范校舍舉辦農村干部訓練班,為河南新老區培養基層干部。1950年初,調任河南大學文教學院副院長兼政治系主任,后又任河大教務處長、教務長等職。1953年,河南大學改為開封師范學院,他任副院長。1956年當選為省委委員,后調任省委宣傳部副部長,并負責主編省委理論刊物《中州評論》。1961年調任鄭州大學常務副校長,1966年當選河南省社會科學聯合會主席。文革中,遭到多種殘酷迫害,但他堅持認為“人民在實踐中覺醒,革命在曲折中前進,是要付出代價的,甚至是沉重的代價。”1969年3月11日,在西平縣接受“斗、批、改”時因病去世,終年59歲,一個我黨不可多得的思想者永遠停止了思考!1977年11月徹底平反,1978年河南省委為其舉行追悼大會,陳云、粟裕等送了花圈。1980年6月,省委按省軍級待遇將其骨灰盒遷至鄭州烈士陵園。

      縱觀郭曉棠的一生,他個性比較安靜而帶有一點孤僻,不贊成吸煙、飲酒、打牌等等的消遣,自稱“最不會作社交的應酬”,唯一的嗜好就是買書、讀書、藏書,和知己朋友談天說地、爭論問題。這種習慣和欲望,其熱烈程度超過其他任何一切。他最鄙視傲慢不恭、自高自大、自吹自擂的人;最鄙視“擺臭架子”“官氣十足”,小看別人、輕視別人的人;最鄙視?;?、玩手腕,為個人目的而進行活動的人;最輕視“向上爬”“地位崇拜”“地位觀念”的人;對于舊的壞的東西懷有一種無限的“嫉惡如仇”的心理和情緒;對自己時常暗中進行“克己”和“反省”。

      (沁陽市老促會副秘書長 李建國 沁陽市關工委辦公室主任 呂春峰 參考:愛思想網 郭曉棠遺作選:我的自述等)

    相關文章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