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m8se"><code id="cm8se"></code></optgroup><dd id="cm8se"></dd>
  • <nav id="cm8se"><code id="cm8se"></code></nav>
    <dd id="cm8se"><optgroup id="cm8se"></optgroup></dd>

    讓世界了解老區 讓老區走向世界

    search

    李剛:心里時時記起黨,就永遠不會迷失方向

    2021/01/15 作者:徐高中

    (南安市委史志室 供圖)

     

      李剛,原名李敬文,福建省南安市詩山鎮紅旗村人,生于1914年1月11日,馬來西亞歸國華僑。1931年參加革命,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歷任中共安溪中心縣委金淘區委會委員兼共青團金淘區委書記、中共晉南工委書記、中共泉州中心縣委書記、中共閩南特委書記等職。1940年冬,李剛奉命前往福建省委辦的武夷干校馬列主義研究班學習,1941年1月底,研究班遭國民黨軍突襲,他在突圍途中壯烈犧牲,年僅27歲。

      李剛出生于1914年1月11日,從小刻苦好學、博覽群書,在古典詩詞、書法等方面有很好的功底,但因家境窘迫,小學畢業后不得不遠赴馬來西亞謀生。求學若渴的他,一年后便返鄉,于1931年考入泉州昭味國學。

      “鐵蹄蹂躪我神州。一代江山萬種愁。不殺倭寇不除暴,蒼天辜負少年頭。”九一八事變發生后,17歲的李剛發出了這樣的怒吼,毅然休學投身革命。同年冬,他在廈門由呂榮統等人介紹,加入黨組織,并改名李剛。

     

    李剛寄給父母的家書,字字懇切。(南安市委史志室 供圖)

     

      1932年夏,李剛返回南安,參加安南永德地區革命斗爭,組織農民運動開展抗捐、抗稅、抗糧,打擊土豪劣紳。1934年,中央紅軍主力撤離中央蘇區長征后,國民黨反動派開始大規模圍剿革命力量,1934年—1935年間,“安南永”“晉南同”黨組織遭受嚴重破壞,此時李剛臨危受命,轉移到“晉南”地區,恢復失去聯系的組織,在南安、晉江的官橋、塔頭、港塔等地恢復發展建立了一批黨支部,使革命烽火重新燃起。

      1937年6月—1939年7月,李剛先后擔任中共晉南工委書記、中共泉州中心縣委書記、中共閩南特委書記,領導泉州、莆田、福清黨組織,廣泛深入發動群眾,開展聲勢浩大、形式多樣的抗日救國運動。抵制日貨,募捐支前,嚴懲漢奸……他廣泛團結各界人士,建立“晉南抗日聯鄉自衛隊”“婦抗會”“青年抗敵服務團”“抗日劇團”“抗日宣傳隊”等組織,又派地下黨員掌握當時的《泉州日報》《抗日導報》等輿論陣地,在抗日運動中培養積極分子,發展黨組織。

      智勇雙全的李剛,在上級黨組織領導下,還策劃領導了多個至今仍為人們津津樂道的斗爭事件,如曾在高田鄉消滅敵人的征糧隊,一次就繳獲長短槍25支,還策劃了泉州歷史上著名的“搶米斗爭”。

      10年革命生涯,李剛書寫下一頁頁驚險又精彩的戰斗篇章,直至犧牲。1940年冬,他奉命參加中共福建省委辦的武夷干校馬列主義研究班學習,兼任中共崇安縣委書記。1941年1月29日,研究班突遭國民黨軍警圍剿,李剛帶領學員們在崇山峻嶺、冰天雪地里艱難跋涉了16天,他因饑寒交迫,在閩贛交界的犁頭尖山壯烈犧牲,年僅27歲。

     

    李剛的精神激勵著后來人(南安市委史志室 供圖)

     

      在李剛故鄉的南安市紅旗小學校園內,建有一座李剛紀念館,館名題字為許集美。“李剛同志是我青年時代參加革命斗爭的一位十分重要的領路人。”泉州(縣級市)首任市長、原福建省政協副主席許集美對李剛十分崇敬,“李剛同志是20世紀30年代中共閩中地區黨組織優秀的領導人,在泉州地下革命斗爭史上是一位關鍵性的人物,占有十分重要的分量。在反動派瘋狂圍剿、泉州黨組織遭受嚴重破壞,環境極端險惡的情況下,始終不屈不撓地堅持斗爭,起到了繼承、恢復、發展泉州地區革命斗爭事業的作用。”

      原福建省婦聯主任楊蘭珍也曾回憶說,當年精疲力竭之時一度覺得迷了路、迷失了方向,但一直攙扶著她的李剛鼓勵她:“不,同志,心里時時記起黨,就永遠不會迷失方向。”這句話猶如燈塔,照亮著同志們前進的道路。

     ?。S寶陽 潘新法)

     



     
    相關文章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