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m8se"><code id="cm8se"></code></optgroup><dd id="cm8se"></dd>
  • <nav id="cm8se"><code id="cm8se"></code></nav>
    <dd id="cm8se"><optgroup id="cm8se"></optgroup></dd>

    讓世界了解老區 讓老區走向世界

    search

    梅縣區王壽山半山廣福寺

    2021/01/06 作者:童善友

      1944年10月25日,為了紀念1941年犧牲的原中共南委委員兼閩西特委書記王濤烈士,中共閩粵邊委決定,將閩西南經濟工作總隊和經濟工作分隊合編,在上杭稔田堵樹坪正式成立以王濤烈士命名的王濤支隊,全隊人數49人,全部是共產黨員。劉永生任支隊長,范元輝為支隊政委,巫先科為副支隊長,陳仲平為支隊政治部主任兼代政委。

      1945年2月,永定縣康容支隊編入王濤支隊。1945年6月,抗戰勝利前夕。王濤支隊在金豐大山整編,擴編為3個大隊,支隊部改為司令部。同時,將一、三大隊組成抗日挺進隊,開赴閩南。第二大隊由王濤支隊政委范元輝、二大隊隊長陳水錦,二大隊政委楊建昌傳達金豐會議精神,部署杭武蕉梅邊工作的中共閩西南特委副書記兼王濤支隊政治部主任陳卜人等,負責開赴上杭、武平、蕉嶺、梅縣開辟新區,進一步擴大閩西南梅等根據地。在梅縣松源菏玉村的王壽山半山廣福寺、瓦窯窩一帶隱蔽活動。

      1945年6月,在大埔埔北鄭石寮成立梅埔韓縱第一支隊,支隊長程嚴、副支隊長鄒子昭、政委藜廣可、后王立朝任政委、政治部主任胡偉、后胡偉接任一支隊政委。

      據中共閩粵贛邊特派員李碧山,關于分散向外發展開辟杭武蕉梅地區的指示。1945年9月初,梅埔韓縱第一支隊程嚴、鄒子昭等從大埔北上?!皟蓚€晚上走的都是新區,均沒有建立基點和接頭戶。地方不熟悉,行軍速度較慢,一共才走了 70 華里左右,都是走到天亮才臨時找地方掩蔽。因此,掩蔽地都是不夠理想的。第三天半夜,隊伍到了王壽山半山上的一個破廟(廣福寺)和在王壽山活動的王濤支隊第二大隊會師。二大隊的戰友們半夜起床熱情歡迎我們,并為我們準備好休息的場地。協同執行開辟隱蔽的革命據點的任務?!?/P>

      王濤支隊第二大隊與韓江縱隊第一隊在粵東北梅縣松源王壽山會師后,獲悉離松源20多華里的蕉嶺縣南礤原國民黨副軍長黃延禎家里存有一批槍支彈藥。

      1945年9月10日(農歷八月初五),為補充軍械裝備,壯大武裝力量,部隊決定抽派一支22人組成的精干小分隊,由陳卜人、范元輝、程嚴、鄒子昭等帶隊,前往黃家收繳其槍支彈藥。這支精悍的輕騎隊,晝夜兼程,很快接近了目標。為了慎重,他們先到松源田心村蛟花堂中共閩粵贛邊區的交通站、堡壘戶,是中共七大代表、梅縣中心縣委書記王維同志的家。此時王維在延安參加黨的七大,其兄王進秀是1938年加入中共的地下黨員,見到自己的部隊,自是喜出望外,熱情地向他們提供松源敵情,時國民黨調來了幾百人兵力,加強對松源邊區的防守實力。因王進秀、王維的家與松源圩只一河之隔,敵人的重兵就在眼皮底下。為了預防不測,陳卜人當機立斷,決定星夜把部隊轉移到田心屋背的鷂子頂埋伏。鷂子頂海拔568米,位于梅縣松源與蕉嶺縣南礤步上村的山林交界處,距南礤原國民黨副軍長黃延禎家只有十華里。便于出奇制勝,是夜,部隊摸進鷂子頂山腰叢林里涼亭宿營隱蔽,待機而動。

      八月驕陽似火,長途轉戰,烤得戰士們滿身是汗。到了夜里又風雨交加,把戰士們的衣服打得濕漉漉的。翌日,正逢松源圩日,雨過天晴,秋風送爽,戰士們把被打濕的衣服掛在樹枝上晾曬。忽然一群進山采樵的村民路過他們的宿營地,戰士們以為都是當地的群眾,只囑咐他們不要聲張出去,便讓他們進了山??墒?,其中有一農婦進山后便繞道趕回松源圩,向國民黨部隊告密。國民黨駐松源的黃承典率領100余人,將鷂子頂重重包圍起來。面對十倍于我的敵人,陳卜人充分做好了決一死戰的準備,迅速燒毀全部公文,立即部署戰斗。由一支隊副隊長鄒子昭和巫俊臣負責對付另一路向上沖來的敵人,陳卜人自己帶領幾個人,迅速上山頭,獨當一面,阻擊進犯之敵。

      在這場戰斗中,陳卜人既是指揮員,又是最前線的戰斗員。在陳卜人的指揮下,戰士們個個以一當十,利用地形地貌作隱蔽,跟敵人浴血奮戰,一次又一次地擊退了敵人的猖狂進攻。陳卜人在山頭的高處指揮戰斗,同時向敵人投放土炸彈,打得敵人鬼哭狼嚎,不敢前進半步??烧旉惒啡苏酒饋碛^察敵情,并準備再向敵人投土炸彈時,忽然一排子彈打來,擊中陳卜人的咽喉,旁邊的一個戰士見狀,立即撲過去,背起他撤下火線,其余幾位同志繼續阻擊敵人。陳卜人躺在野草叢中,殷紅的熱血噴射在松源的土地上,染紅了大片的野草。當同志們準備背他轉移時,他用堅決的動作拒絕了,并示意同志們撤退,保存力量。而中共閩西南特委副書記兼王濤支隊政治部主任陳卜人(廣東梅縣雁洋南福村人)血染粵東北鷂子頂,時年28歲。

      在這次鷂子頂戰斗中,韓縱一支隊短槍班戰士陳(亞)盛(大埔縣人),當場英勇犧牲。巫俊臣(亞明)大埔縣坪沙人,被敵擊中肚子,腸子都打出來了,身負重傷,在松源鷂子頂撤退的山路途中,壯烈犧性。

      14日,部隊派楊建昌、胡偉、鄒子昭、謝掄贊、姚丁、王添官、黃肯、黃旋、劉達、何穎輝、亞進、丘蘇等十多位隊員,是晚秘密回到松源田心村蛟花堂交通站, 向王進秀借到鋤頭、畚簊等工具,立即向鷂子頂進發,要求晚上到達目的地,王進秀同志在家負責做好戰友們的伙食及送餐后勤工作。為了安全,防止暴露目標,戰友們隱蔽埋伏在山頂疏落的小松樹高地,抱著崖壁上樹木而坐,等太陽下山了,戰友們從山頂走到前幾天作戰的陣地上,大家懷著萬分沉痛心情在鷂子頂戰場收埋戰友遺體,發現陳卜人與陳盛二戰友的頭部均被鷂子吃掉一半,尸體已腫脹腐爛發臭。那時沒有條件買棺木,只得用最好被單、毛氈裹著下葬,在土墓堆放上石頭作記號,釆來鮮花獻在墓堆上,戰友們排成一行,舉起右手,由楊建昌同志領念誓言;“同志們安息吧!你們未意事業我們完成,打倒反動派!解放全中國!為先烈報仇!”。

      9月13日,李碧山了解到鷂子頂之戰情況后,命令政治交通員張克昌即刻從大埔北上去找部隊,讓部隊馬上轉移。張克昌先到了松源田心村蛟花堂聯絡站王進秀同志家里,王進秀介紹了鷂子頂的戰斗情況,并派交通員蛟花堂的王昌貞給張克昌帶路去找部隊。張克昌在王壽山找到部隊,傳達了李碧山的指示。部隊接到李碧山的指示后立即轉移。

      9月16日,王濤支隊第二大隊和梅埔韓縱第一支隊從王壽山轉移時,在何家寨同福建保安第三團遭遇,發生了激烈戰斗,殲敵一部之后,轉移到永定縣的龍門休整。

      這時,根據閩粵邊委的決定,成立了閩西軍分區,由王濤支隊司令員劉永生兼任司令,林映雪任政委。中共閩粵邊委征得第一支隊領導的同意,將第一支隊和第二大隊合編為“作球大隊”和“卜人大隊”,作球大隊大隊長鄭永清、政委張震東,卜人大隊大隊長程嚴、政委王立朝,由閩西軍分區統一指揮。整編之后,兩支部隊實行分散發展,由卜人大隊負責開辟梅蕉杭武地區革命新據點的任務,作球大隊則轉入龍巖縣境內開展革命活動。

     ?。房h區老促會 黃聲洪 李耿新 王繼偉)

    相關文章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